爱游戏电竞-《天书九卷》风云之巅——华山.羽族(2)

        3.浓雾中的犬吠

  一声鸟鸣,爱游戏电竞 划破长空,伴着浓雾,阵阵传来,明明是很动听的声音,我却莫名有种阴森的感觉。爱游戏电竞

  上官婉玲拉着上官婉儿的手,满脸好奇,丝毫没有被雾气所扰。

  我走在最后,雾气已经浓的像块布了,只要我脚步稍慢,前面二女的身影就会模糊。

  一边加快脚步,一边警惕的留意周围。

  突然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连忙稳住身形,低头看去。

  一个黑影猛地蹿了出去,像只兔子,吓我一跳,这时候我再看前面,哪里还有二女的身影。

  我急忙喊起来,“上官师妹……上官师姐……”

  没有回声,四下静寂。

  “汪汪……汪汪。”

  是狗叫,怎么可能?

  这华山之巅,雾气浓厚,我看不到同伴的身影,竟然听到了一声狗吠。

  难道是上官婉玲这丫头,在故意吓唬我?话说,你丫要想躲起来吓人,干嘛学狗叫啊,那般漂亮的女子,多不雅。

  “上官师妹,别玩了哈,一点都不好笑。”

  “汪汪!”

  回答我的还是一声犬吠。

  天眼在这浓雾中,竟然毫无用处,视野里只有白。

  犬吠声近了,一个黑影绕着我跑来跑去,搅动雾气,如流水。

  还真有一条狗啊,我有些哭笑不得。

  俯下身,借助天眼,我看到了一条小狗,撒欢般得绕着我,跑来跑去。

  见我俯身,它站在不远处,侧头打量着我,一条小短尾摇来摇去。

  那是一条白色的幼犬,头上生了一对小小的角,尾巴呈黄色,有鳞片,像龙尾。

  模样憨态可掬,瞪着一对水汪汪的狗眼,萌死人了。

  “喂,你怎么在这里啊,快回家吧。”

  小狗似乎听不懂,呜呜的,用爪子扒着地,不时抬头看我一眼,可怜巴巴的样子。

  “你是不是饿了?”我掏出干粮,掰了一块,扔向它。

  小狗马上兴奋了,不待干粮落地,只见它一跃,接住空中的干粮,而后稳稳的落地,狼吞虎咽起来。

  眼下还是尽快找到二人才是,不再停留,我向着印象里她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吃完了干粮的小狗,尾随着我,亦步亦趋。

  我回头,它就停下,站在原地,摇着尾巴。我往前走,它就跟上,头上那对黄色的角,在雾气里若隐若现。

  我不禁有点好笑,让丫赖上了。

  “好啦,我要去找人,剩下的干粮也给你了,别跟着啦,回家去吧。”

  说着我把盛干粮的包裹用力的扔向远处。

  小狗猛地蹿了出去,追赶包裹,不见了踪影。

  ps:河州,雄性;种族,饕餮。它是姜岐成为契印师后,获得的第一个契印兽。

  话说姜岐十岁“死而复生”后,在家中静养了一段时间。有一日他喝完药正准备小憩一会,听到窗台上传来响动,便偷偷眯眼观察。一只长相奇特的“幼犬”从窗外跳入屋内,径直来到姜岐的粥碗前,舔舐起残留下的一点菜粥,吃完还将爪子伸进碗里认真的抹了一圈,在舔干净自己的爪子后,“幼犬”便又从窗户悄悄的爬了出去。

  姜岐很喜欢它的憨态,次日开始便每天偷偷留下半碗粥,希望它能再来。“幼犬”仿佛通晓人性,每日准时从窗台进来喝粥。如此反复数十日后,它便作为少年的宠物留在了姜家。少年本想给他起名“喝粥”,全因为它每天捧着粥碗过活,但又怕这名字不够威风,便在自己极少的字库里换上了读音近似的另外两个字,“河洲”便正式得名了。

  河洲从妖灵种族上来说属于饕餮,但又不是正统的饕餮血族。它是远古时一头饕餮在消亡后重新聚集而成的妖灵,他一直在抵抗内心的“食欲”,但修行尚浅的他正越来越无法掌控体内激荡的灵力与暴食之欲。 (来自官方资料)

  4.华山天阶

  一步踏出密林,浓雾淡了许多,眼前就是华山天阶了。

  一块块浮石,连接起座座山峰,那些浮石据说是羽族耗费巨力从东海之滨移来,浮石无根,就那样悬浮在半空,铺就成一条向上的路。

  我心有忐忑,脚踩上浮石,有轻微的摇晃,云在脚下,两边是万丈高空。

  忽然,我立身的浮石动了,大骇之下我连忙俯身,死死地贴在石面。

  整个用浮石搭成的桥都在晃动。

  然后支离破碎,块块浮石,不规则的向上向下,向四面八方漂浮。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真要命,本来就有点恐高,这是闹哪样啊。

  闭上眼睛,不敢看跳舞一样的浮石,渐渐的感觉身处的浮石停了下来,我慢慢睁开眼,眼前的一幕让我怒火中烧。

  靠,这谁干的?想玩死小爷是吧?

  只见一块块浮石,错落有致,有上有下,忽左忽右,每两块相邻的浮石之间隔着丈许。

  想我好歹也是个契印师,有这么欢迎人的么?杀人不过头点地,丫这是想玩死我啊。

  丈许宽,说长也不长,若在平地,很轻松就能跨过去,可这是在万丈悬崖之上啊,一想到这,我的两腿就不停的打颤。

  “救命啊……”

  华山峰顶 ,悬崖万丈,无人应答。

  有风轻抚,冷汗带来的凉意,让我略微清醒了些。

  心里暗暗打气。

  “别怕,你不过是刚喝了杯茶水,现在要去河边走走,吹吹风,晒晒太阳,然后一蹦一跳着回家。”

  想着想着我都快哭出来了,一蹦一跳着回家,亏我想的出来。

  一阵风吹起发丝,像是在催促我,心里不由一沉,不能再耽误了,要是一会起风,那更不好跳。

  心一横,往后退了几步,开始助跑,在靠近浮石边缘的时候,我奋力一跃,身子蹿向相邻的一块浮石,落地的时候惊得我一身冷汗。

  由于起跳过猛,我的身子堪堪停在第二块浮石的边缘,已经探出了半个身子,连忙把重心后移,几番来回终于停下了。

  平复了一下砰砰乱跳的心,我开始朝下一块起跳,这一次用力小了点,差点跌下悬崖,我攀着浮石的边缘,费了好大劲才爬上去。

  一屁股坐到浮石上,衣衫已被冷汗湿透了。

  也许是捉弄的我还不够,刚休息了片刻,真的起风了。

  风带着呜咽,扯起了我的衣衫,猎猎作响。

  我死乞白赖的趴在地上,鬼哭狼嚎。

  “我不玩了,救命啊……”

  “汪汪!”有犬吠自风中传来。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崖边蹿起,我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它掉了下去。

  靠,小破狗,谁要你来救啊,没本事别学人家跳高嘛,这下好了。

  就在我以为它掉下去的时候,那个小小的影子,奋力地用爪子扒着浮石边缘,竟然上去了。

  “喂,小狗,回去啊,回去!”我扯着嗓子喊,风灌进口中,直入腔腹。

  小狗站在浮石上,侧着脑袋,走来走去,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犹豫。

  一阵风吹来,它的小短尾摇来摇去,蓦地,它动了。

  只见它朝着风来的方向起跳,已经偏离了浮石所在,风把它的身体吹偏,稳稳地落在我身旁。

  这货有些得意的摇着尾巴,凑上前,舔着我的手臂。

  好聪明的一条狗,相比之下我倒有些汗颜了,话说这货怎么看都不是一条狗啊。

  “你能听得懂我说话么”小狗点点头。

  “你能说话么?”

  “汪汪!”

  “……”

  沟通失败,我心里也不是那么害怕了,难不成自己还不如一条狗么?有了它先前的示范,我决定照葫芦画瓢。

  “来啊,我们两个比赛,看谁先到对面。”

  “汪汪!”

  事实证明,我的确不如一条狗。

  尽管几次起跳都很成功,但那货早跳到对面了,正摇着尾巴,撒欢般又跑又跳。

  欲知后续详情,敬请关注下一章节

更多相关游戏信息请关注:《天书九卷》爱游戏官网

看手游新闻,就在爱游戏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